登录  |  注册
楼主: 千江月9

[原创] 有爱听故事的吗?《灵玥珠传奇》科幻+奇幻+探险【原创】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35:43 |显示全部楼层
又没了?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35:44 |显示全部楼层

“啪”的一声,电灯突然灭了,屋子里一片漆黑。

王远东吓得一下子就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。

赵书记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,不耐烦地说:“咋整的?我这里陪客呢,你那里给我停电。抓紧地,抓紧地送上。”

电工说,没停电啊,我这里亮着呢。是不是保险打了?

庞大帅用手电照着,去墙上的配电箱检查一下保险,好好的。

王子斌说:“是灯泡坏了吧?”

换上个新灯泡,一拧,还是不亮。

赵书记又拨电工的电话,刚喊了一声:“喂。”就掉线了,一看手机,一格信号也没有了。

高翔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,说,用我的。

赵书记接了一看,也没信号。其他几人都看自己的手机,都不约而同地“咦”了一声,都说,我的也没信号了,怎么回事,刚才还满满的。

正说着,突然一阵铃声响起,在这寂静的夜,漆黑的屋子里,那铃声格外刺耳,文静愣了一下,说,我的手机。

她跑到桌前拉开坤包,掏出手机一看,手机铃声大作,屏幕一闪一亮,像有电话拨打过来,却没有来电显示。文静推上滑盖,接了听,那边显然接通了,却没人说话。

文静连喂了几声,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子细细的幽幽的唱腔,唱的是一支元曲里的唱段:“采莲湖上棹船回,风约湘裙翠,一曲琵琶数行泪。望君归,芙蓉开尽无消息。”

“你是哪一位?!喂”文静大声问。那边却并不理睬,自顾自地唱着。

“喂!你是谁?”文静听那声音像来自遥远的天际,她屏住了呼吸,头皮一阵发麻,脊梁骨也咝咝冒了寒气。

孟兆霖接过电话,也“喂”了一声。那唱腔戛然而止。掉线了。

孟兆霖查看一下通话记录,却没有这个时段的已接来电记录。

“怪了。没来电显示,也没通话记录。”

文静吓得都不敢接那手机了。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37:55 |显示全部楼层

“我看看。”李国义接过手机,看了半天,也没查到。

这时,灯泡忽闪了几下,突然又亮了。

灯一亮,一伙人立刻恢复了神采,都胆壮气扬,又开始说笑。

“小山村,电压就是不稳啊。”

“就是,连手机信号都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还没来电显示呢?”文静奇怪地问。“那电话声音也很陌生。”

“是有人打错了吧。肯定是移动出了故障,来电显示不出来了。”金忠奎说。

“继续讲继续讲,男鬼女鬼啊?”孟兆霖还没从刚才那个故事里出来,催促着。

李国义笑道:“啥鬼啊,我一铲子抡过去,那黑影子噗通就撂倒了,定神一看,原来是只大野猫。外边又打雷又下雨的,它到屋子里来避雨呢。”

“嗨,原来是猫啊。你看把王远东吓得。嘿,哥们,起来起来。”孟兆霖把王远东从桌子底下捞了起来。

王远东白着脸,磕磕巴巴地说:“咱……咱不带这么吓人的啊,我……我老虎都不怕,就……就怕鬼。”

李国义哈哈大笑,说:“哪有什么鬼啊。鬼,都是心理作用,自己吓唬自己的。”

李伟刚搓了搓手,说:“我也给大家讲一个吧,是我邻居家的事。那年,我们村开荒整地,从山坡挖出来一个老坟。年代也不久远,估计也就明末清初,也不是什么大墓,看上去也就一小财主,里面有点陪葬品,也不是啥好东西,就一些瓶瓶罐罐的,一堆铜钱,村长做主,私下里把东西分了,我邻居家孙大爷,分到了一把紫砂泥的小茶壶,按说这坟里出土的东西,就不能再用了,可那时候穷啊,正好孙大爷原来的壶刚碰掉了嘴,孙大爷也不忌讳,一看壶还挺新的,就自个用上了。头两天还没觉出啥,过了三四天以后,孙大爷觉出不对头了,你猜咋了?”

“咋了?”一伙人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问。

孟兆霖说:“八成是泡出了一壶黄泥巴汤。”

“一到晚上,有时明明刚下了茶,还没往外倒一滴哒,那壶里愣是倒不出水来,打开盖子看看,那茶叶也泡开了,可水没了,开始孙大爷以为是老伴和哪个孩子给喝了,可老伴和孩子都说没喝。孙大爷也没当回事。可有一天半夜,孙大爷被一阵哗哗声给弄醒了。他竖起耳朵一听,外屋有倒水的声音,像有人沏茶,过一会,还有斟茶的声音,还有人喝水的声音,孙大爷问了声谁?没人吱声。紧接着刮了一阵风,然后就没动静了。孙大爷壮起胆子点了根蜡烛,出去看,一看那茶壶啊,茶叶子都湿乎乎的贴在壶壁上,水没了。孙大爷惊出一身冷汗,第二天就去找了个算命先生,算命先生说,你啊,那壶打哪弄来的,再送哪去吧。孙大爷当天就把那壶埋回去了。再换回原来的破壶,再没出过怪事。你说那水,是不是让鬼喝了?”

他这一说,赵书记又想起那具失踪的女尸了,说,我们这里,前一阵也闹了这么一出。他把前后这么一说,又说,有人猜测,这女尸,弄不好是李白的女儿“明月奴”。

   举报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38:38 |显示全部楼层
没有啦?在线继续等楼主。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4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2-11-30 15:16 编辑

    “李白的女儿?”众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   孟兆霖说,李白还有女儿啊?光知道他有个儿子是傻子。

     一提李白,文静又精神了,她一连气地说,李白一生有四次婚姻,生有二男一女,女儿是与第一个妻子所生,小名明月奴。李白在诗《寄东鲁二稚子》中,有一句:‘娇女字平阳,折花倚桃边。折花不见我,泪下如流泉。’就是写的女儿。

    王子斌问,那这女尸,和李白的女儿有什么关系?难道李白的女儿嫁到这里了?   
    文静说,不是李白的女儿嫁到了这里,而是李白在兖州居住过多年。当年大诗仙因不得志,曾在此地隐居漫游。这期间丧偶续娶、养育儿女。后来“安史之乱”爆发,当时李白正云游在江南秋浦一带,听到消息,便在岁末返回宋城,然后带着妻子宗氏夫人南下,由于当时境况紧急,连住在兖州的儿女都顾不上了,匆匆逃离。对此,李白曾抱憾地说:“林回弃白璧,千里阻同奔。”

“那李白的女儿果真留在这里了?”

文静说:“当时确实没来得及带走女儿,但史书有记载,天宝十五载春,李白在江南溧水,委托门人武谔冒充胡兵来到兖州,找到了女儿,将女儿接往了南方。既然接走了,怎么可能是他的女儿呢?”

王子斌问:“那,后来呢?”

“后来,后来就辟谣了,说女尸是被盗了,正在严查,让大家不要恐慌。最后,女尸也没找到。但很多人,都说看见过一个古装女子,老在这一片,山上山下的转悠。”

   举报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48:05 |显示全部楼层
又没了,又没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49:54 |显示全部楼层

工地就在山下不远,按赵书记所说,那墓穴离工地还没二里地。大伙心里都一阵发毛。王远东本来就有些口吃,这会更结结巴巴了,问:“这……这山上……就有鬼啊?”

金忠奎正气凛然地笑道:“什么鬼?邪不压正。咱共产党员不信那个。都说有鬼,谁真见着了?都是传言。谁能捉住那个女鬼,拎我面前,我马上奖他一万现金。”

众人都笑了。赵书记笑道:“来,不说这个了,喝酒喝酒。”

金忠奎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,豆娃一直看着他。等他说完了,豆娃蹦出一个字:“蛇。”

“蛇?在哪儿?”大家刚从诡异的故事里出来,听说蛇,又吓了一跳,都四下里看。

豆娃指住金忠奎。一伙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金忠奎身上。

金忠奎用手扑拉了一下身上,什么也没有。

豆娃说:“你打死过一条蛇。”

“没有啊。”金忠奎一时没想起来。

李国义“哎”了一声,说:“怎么没有,你忘了?那年我们在凤山。”

金忠奎一下子想起来了。那是1999年,金忠奎带着一伙钻探队,到广西凤山探矿。凤山地处云贵高原南部边缘地带,崇山峻岭、人烟稀少,交通闭塞,不通水、不通电。山上杂草丛生、藤蔓缠绕,时常有野兽出没,蛇特别多。刘金亭给每位队员都配备了一把手术刀和一支针管,防备万一被蛇咬伤,可用手术刀划开伤口,再用针管吸出毒液自救。队员们的口袋里都装着两件宝:一块雄黄矿石、一包解蛇毒药。当地气候潮湿多雨,经常是十天半月见不到太阳,雾气重时,他们搭的帐篷上都滴嗒水珠,被褥、衣服几乎拧出水来。做饭没有液化气炉,他们就地取材,用山石垒砌灶台,上山拾柴禾,有时刚下过雨,柴禾湿得点不着,他们就用冷水泡饭,或者干脆干嚼方便面。那天金忠奎带了几名队员上山探察地貌,大山里地势复杂,山峦盘来绕去,几人走着走着,不小心走散了,金忠奎想抄近路回营队,便独自爬上了一条山脊,没想到,路越走越崎岖,最后卡在半路上下两难了,前面是群山巍峨重叠,后面是岩溶峰丛拦截,两侧是绝崖峭壁,壁上溶岩天坑密布、藤蔓倒悬,天上苍鹰盘旋,谷底是溪流潺潺。真个是:“苍苍险脊居高崖,八面悬崖未可攀;回首来路忧记认,唤来只许白云关。”

金忠奎暗自叫了娘。他试着向远处喊了几嗓子,回应他的是几声回音和一阵野兽的嗷哞。

“不能等太阳下山,天一黑,就更找不到路了。”金忠奎决定按原路返回。

快走下山脊的时候,一条蛇突然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。金忠奎猛一挥手中探路的竹竿。竹竿正打在蛇的脊梁骨上,将蛇骨节打得粉碎。再一杆挥出去,蛇头打烂了。金忠奎用竹竿挑起死蛇,扔下山崖,然后继续赶路。下了山脊,与来寻找他的队员们相遇,平安返回营地,金忠奎很快就把这事忘了。

   举报

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Rank: 15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51:59 |显示全部楼层
我在看 加油哈~~~~~~~~~~~~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52:37 |显示全部楼层

“你,腰疼。”豆娃说。

金忠奎抚了下腰,说:“可不,打凤山回来,我就落了个腰疼病。南方太潮湿了,湿气重,咱北方人乍去了,还真吃不消。年轻时还行,老喽。”一声叹息,和着烈酒下了肚。

豆娃两只小手一指自己的脑袋,说:“你还得头疼。”

“别咒我啊小娃子,伯伯还想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多做贡献呢。”借着酒劲,平素不苟言笑的金忠奎也开始逗乐了。

孟兆霖说:“喂,小家伙,你既然什么都知道,那你说,我什么时能娶上老婆?”

王子斌一条细长的胳膊搭到他宽厚的肩膀上,一本正经地说:“哥,这人吧,他活着,总要需要有那么一点梦想、一点期待和一点值得回味的东西,才能走完这漫漫人生路。要是未来的事,你现在都看的一清二楚了,你说这人活着还有意思吗?保留对未知的神秘,人活得才有奔头。是不是?”

孟兆霖放下酒杯,斜着眼看他,撇着嘴说:“王子斌,咱能不能不这么酸啊?掉醋缸里了?


一伙男人喝酒说笑,一时散不了场,文静吃饱了,退到一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想把今天采访的资料赶快整理一下。

豆娃凑了过来,看她打字。

文静边打字边问:“豆娃,你认不认字?”

豆娃说:“我会画画。”

“你会画什么?画给我看看?”她找来张纸给他,又递给他枝圆珠笔,说,“你自己画吧,画完了给我看。好好画哦。”说着,视线仍回到电脑上。

豆娃趴在她旁边的桌子上,埋头画着。

“短信。”豆娃头也不抬地说。

文静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,说:“没有啊。”

“孙浩楠。”

话音刚落,手机嘟的一响,一条短信飞到文静的诺基亚上。

果然是孙浩楠发来的:“听说你去体验生活了?怎么样?有什么收获?”

孙浩楠是她的文友,省城S医院的副院长,脑科专家。

文静兴奋地回到:“我在牛头村遇到了一个神娃子,会读心术,会心灵感应,会捕获信息,会进时光隧道,不吃任何食物,却活了50多年,50多的人,跟个小娃子似的。”

孙浩楠回了一句:“哈哈,还会降龙十八掌吧?”

文静回复:“就知道你不信,但千真万确。人现在就在我身边。我想回城的时候,带他去你们医院检查检查。”

孙院长回复道:“哈哈。来吧,让我也见识见识大神。”

豆娃抬起头来说:“我不去。”

“你这个小东西,你知不知道你很可怕?和你在一起,一点隐私都没有了。。”

豆娃不屑地说:“你们,落后,还那么复杂。”

文静看住他,“豆娃,你老说你们,可我们看到的,只有‘你’,那些‘们’呢?”

豆娃犹豫了一下,有些忧郁的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我找不到他们了。”

“你不是能捕获信息吗?”

豆娃摇着头,说“捕获不到。感应不到。”

文静眼珠不错地看住他, 疑惑地问:“豆娃,你说的他们……你们……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豆娃低下头去,继续画。

文静目光落在他的画上,豆娃画了一个类似铁饼的薄薄的圆盘。

文静第一个反应是:飞碟。

“银河系。”豆娃说着,在圆盘中心又画了一个小圆盘,涂黑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黑洞。”

“黑洞?”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3:54:27 |显示全部楼层

赵书记、金院长、李国义几个商量了一下,安排文静住到德发老汉家。

德发老汉儿女都成了家,家里只剩下他和老伴赵大娘了。老两口在村子里德高望重,身子骨又硬朗,家里有空闲的屋子,已经收拾干净了,被褥也换了新的。

饭后,赵书记和李国义送文静去赵大娘家,孟兆霖和王子斌帮她拎着行李。还没来到赵大娘家大门口,大黄狗就开始凶恶地吠了,挣得铁链子哗啦啦响。德发老汉喝着狗,打开院门迎进几人,又让进屋。

堂屋正中是老式的香椿木雕花八仙桌椅、五斗橱、地下一张半新不旧的小方桌,一溜马扎子。墙上贴满了色彩鲜艳的风景画,挂着几幅锦旗。有一副是:“支前模范,军属光荣。”

赵书记说,赵大爷的两个儿子都参过军,还立过功。大儿子现在还在部队上,是个团级干部哩。

墙上的相框里排满了照片,最引人注目的是几张军人照,德发老汉两个儿子穿着军装,挺拔英武。几人都赞不绝口。

德发老汉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,一边客气着,一边让座。

几人围坐到小方桌前,说了几句客气话,李国义问起了豆娃,“大爷,听说这豆娃以前死过,还经常失踪?”

“可不,有时候正好好的,人就没了,到处都找不着。过段日子,自己又回来了,也不知他去了哪儿。刚开始,大家伙都害怕啊,你说这不是活见鬼么?后来,赵瘸子掐把着一算,说这娃子神仙附体了,天上的井宿星神附他身上了。”

“井宿星神?”文静与李国义对视了一眼。

文静说:“井宿星是中国二十八星宿之一,也叫天狼星。”

“奥,天狼星啊,”李国义说,“这我知道,天狼星是冬天夜里最亮的一颗星,要在冬天看,它和另外两颗亮星正好组合成一个大三角形的顶点。以前我们野外勘探,晚上经常看见它。”

文静问:“这豆娃晚上睡觉吗?”

  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网站地图| 爱玉网 - 大型珠宝黄金综合网站 ( 沪ICP备11050319号 )

GMT+8, 2020-2-24 13:59 , Processed in 0.031526 second(s), 6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回顶部
关闭

扫描下载爱玉网App

扫描关注爱玉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