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|  注册
查看: 47671|回复: 758

[原创] 有爱听故事的吗?《灵玥珠传奇》科幻+奇幻+探险【原创】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22:0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9-10-31 23:35 编辑

1683387598.jpg

内容简介:

  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一天傍晚,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神奇的蓝光,村子里一个叫豆娃的小男孩诡异地死而复活了,复活后的豆娃,似乎永远长不大,不但具备了神奇的预言功能,还能进入时光隧道。50年后,女作家文静随勘探队来到这个乡村体验生活,经历了一系列怪诞的事件,为了揭开长达半个世纪的谜团,文静带着豆娃,跟随者勘探队走进了大漠,途中,又意外地被一伙探宝者劫持进了神秘的罗布泊……一个来自外地外文明的灵魂给人类带来了什么?他们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?……一切都那么神秘诡异难以置信……敬请关注《灵玥珠传奇》,绝对带给你不一样的惊奇。


欢迎加V交流 W305593097


已有 8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cc8848 + 20 收藏慢慢看~~
细雨 + 20 赞一个!
Carolin + 10 赞一个!
佳人美玉 + 20 继续更新吧
紫衣无名 + 15 很给力!
+ 60 很给力!
llftotti + 20 先加分,再看故事,呵呵!
给我看看吧 + 15 喜欢听故事

总评分: 人气 + 18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25:37 |显示全部楼层
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晨三四点醒来,灵感突至,于八点二十七分动笔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第一章  死而复活

      那一天,天就很怪。据八十三岁的德发老汉讲,那天一大早,太阳刚出来,天上就燃起了一片火烧云,那云就真跟烧着了的似的,通红通红,接天连地,地下也红光泛泛,煞是好看,也煞是吓人。那年德发老汉还是个虎背熊腰的汉子,火烧云见过多次了,但秋高气爽的季节出现这种火烧云,实为罕见。按说火烧云都是出现在大伏天。“早烧不出门,晚烧行千里”,大伙都以为要下大雨了,就都窝在家里没出工。谁知过了晌午头,也没下一滴嗒。眼看日头老高,天也瓦蓝瓦蓝的,大伙又都上了坡。刚翻了一会地,天突然暗了下来,也不知打哪儿冒出来那么多云,越聚越多,有的像拉长的烂棉絮,还有的像肋巴骨子,如丝如缕,密密麻麻,把整个天空都遮黑了。

    娘哎,你看那云啊。村民们诧异万分,都手搭凉棚看天。

    云层里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轰鸣声。

    “哎呀,你看那是啥?”一位村民用手一指。云层钻出了一架闪着银光的“大蜻蜓”。“大蜻蜓”从头顶上轰隆隆碾过去,又轰隆隆碾过来,拉了一屁股白烟,最后钻进云层里不见了。土坷垃里刨食的村民们大多连汽车都没见过,乍一见这天外来物,其惊诧度,不啻于现在人见了UFO。后来听上了学的孩子讲,才知道那叫“飞机。”

    飞机消失后,云也渐渐散了。到了下午,天上又放开了蓝光。极光一样的蓝光从地平线射向中天,蓝莹莹、灼闪闪,无声无息,持续不断。

    飞机、火烧云,蓝光,成了村民当天最热的话题。村里的风水先生赵瘸子蹲在地头,一手托着烟袋锅子,一手掐算着。等大家都安静下来,赵瘸子才磕磕烟灰,咳嗽一声,先吐出一口黄痰,后吐出一句:“天显异象,怕是要出异事了。”

    天一黑,蓝光闪耀得更厉害了,光怪陆离,映得星月无辉,照耀的大地如同神域。村民们都紧闭大门,早早熄灯。大街上空无一人,只有狗一递声一递声地吠着。
半夜,村西头忽然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嚎哭声。赵大娘惊醒,推推老伴,说,你听。德发老汉竖着耳朵听了一会,说,是根柱家的。哭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悲。德发老汉说,咋回事?我去看看。赵大娘一把拽住他,你不要命了,你看看这天。这天咋了,这天也吃不了人。德发老汉说着,披衣下地。到天亮,德发老汉白煞着脸回来了。

    咋了?

    豆娃死了。

    啊?赵大娘吃了一惊。豆娃是李根柱的独养儿子,今年才五岁。豆娃从小就有病,乡医说是胎里带来的痨病,吃了很多中药,总也不见好。近日连日里吐血,高热不退。那个年代地僻人穷,看不起病,都是在村里看看郎中,抓点草药吃。

    “真死了?”
    “又活了。”
    “啊?”
    “我陪他两口子去埋娃,刚铲了几锨土,娃又动了。”
    “啊?诈尸啦?”

    “也不像,本来都凉了,一点热乎气也没了,忽然又动了,自己坐起来了,眼直勾勾的,吓得我差点尿了裤子。我也以为诈尸了,壮着胆子想把他按住。可根柱家的不让,说孩子没死。根柱家的哭喊着儿呀儿呀的,抱着娃不放。”

    “那后来呢?”
    “后来?后来就抱回家了。”
    “那到底是诈尸了还是活过来了?”
    “活过来了。有气了,也热乎了。”
    “哦,我去瞧瞧去。”

已有 2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紫衣无名 + 15 很给力!

总评分: 人气 + 35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26:11 |显示全部楼层
沙发上听。。。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27:25 |显示全部楼层

根柱家里三层外三层,黑压压一屋子人。豆娃是真活过来了,但他不说话,也不认人,连爹娘也不认得了。

豆娃不吃饭。豆娃娘让豆娃爹按住他,往嘴里灌玉米糊糊。豆娃吐了一地,还打破了碗。

豆娃娘扬手要打,手抬起,又放下。豆娃娘拍着大腿哭起来。

十多天,豆娃粒米不进,只偶尔喝点水。豆娃平时就脸色苍白,此时更是白如纸,不见一丝血色,但一对乌黑黑的眼睛,精光四射,眼神锋利冰冷,还带着警惕。豆娃面无表情,神情完全不像个孩童,更不像以前的豆娃了。有人说,这娃子,眼神咋跟刀子似地?这眼能杀人啊。

但更多的时候,豆娃的眼神是迷茫的,沉沦的,迷离飘渺的,似魂在天外。

“你说这娃子,咋不吃饭尼?”

“就是,不吃饭,咋也饿不死尼?”村人们议论纷纷。

“不吃倒好,省粮食了。”豆娃娘悻悻地。

豆娃开口了,这是他活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,把爹娘吓了一大跳。

豆娃说:“多省点粮,明年,会死很多人,饿死。”

“啥?你说啥?”豆娃爹脸色大变。豆娃又哑了。

自此,豆娃话极少,极简短,每次说的话,不是吓人一跳,就是让人一头雾水。
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30:2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9-10-31 21:59 编辑

一天黄昏,几个婆娘坐在树荫下纳鞋底。远远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逆着夕阳从田间小道上走来,血红的夕光将他裹住,人融在夕光里,像幻影。是豆娃。

李嫂喊:“豆娃,来,来歇歇。”

豆娃背着一筐猪草,光着脚,站在她面前,只是看她。

李嫂说:“豆娃,你真不认得我了?以前你见了我就婶啊婶啊的,我净给你好东西吃,你都忘了?”

豆娃不说话。

李嫂问:“咋就不喊婶了呢?”

豆娃不吭声,转身要走。

李嫂拿出块糖豆来,在手里晃着说:“豆娃,喊婶,婶给糖吃。”

豆娃后退一步,只是看她。

“喊啊,豆娃,咋再也不喊我了呢?”

“你会死。”豆娃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。

李嫂脸色登时变了,“这娃子,咋说话呢?不喊就不喊吧,咋空口白牙的咒我死?”

豆娃盯着她,倒退了两步,一转身,撒开小脚丫跑开了。

“豆娃!豆娃!娃——” 豆娃早跑没了影子。

李嫂子闷闷地坐着,越想越气,越想越伤心。李嫂的男人李根壮和李根柱是没出五服的本家兄弟。李嫂嫁过来十多年了,一连气生了仨闺女,就是没生出个带把的,就把豆娃当亲儿一样疼。李嫂手一哆嗦,锥子扎破了手,她索性把鞋底子往腋下一夹,小跑着追进了豆娃家。

豆娃娘正坐在墙角摊煎饼,满院烟气火燎的。见她气哼哼进来,忙招呼她:“他婶子来了?吃了没?快,趁热乎,尝尝我刚摊的。”

“吃个屁,吃煎饼。”李嫂气冲冲的。

“咋了?”

“咋了?你说说这娃。李嫂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学给豆娃娘听。豆娃娘一听,也来了气,一扔煎饼,骂着:“这死娃子。”拎着豆娃的耳朵把他从小黑屋子拽出来,喝令他给李嫂赔不是。

“你说你这个娃子,到底是咋了?咋就不喊人了呢?”以前的豆娃小嘴巴比蜜甜,说话嘎嘣脆,见了谁喊谁,人见人喜欢。可现在,连爹娘都不喊一声了。豆娃娘为此也一直耿耿于怀怏怏不乐,不知变了多少法子逗他,可豆娃的小嘴巴就是比铁桶还严。

豆娃娘叹着气问:“你就喊声婶,还能咋地?”

豆娃说:“她快死了。”

“我×你个祖宗。”豆娃娘抄起把勺子,磕打的灶台梆梆响,逼问:“死娃子!你喊不喊?”

李嫂说:“嫂子,你可是听见了,不是我瞎编吧?我这是作了什么孽了,咋就咒我死呢?”

豆娃娘扬起勺子,喝道:“你喊不喊!不喊我打死你。”

豆娃不出声。

“梆”地一声,豆娃娘一勺子敲了下去,豆娃脑门上鼓起个了包。

李嫂哭道:“娃啊娃,婶算白疼了你了。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。”

豆娃娘又一勺子敲了下去。“你喊不喊!不喊我真打死你!打死你个臭娃子。死娃子。”

豆娃给打急了,喊了一声:“婶。”

李嫂临出门撂下了一句:“明儿我真死了,也不怪咱娃。

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31:4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9-10-31 22:01 编辑

    李嫂不是第二天死的。李嫂是一个礼拜后死的。
    李嫂死前一点征兆也没有。那天天瓦蓝瓦蓝的,日头高高的,秋高气爽,正是秋收的时节,人们都在地里忙着收玉米。李嫂正砍着玉米秸,突然“咕咚”一声歪倒了。据乡里的赤脚医生说,是突发心肌梗塞。但人们不接受这个说法,李嫂年轻体壮,手脚麻利,平时连个感冒也不得,咋会突然得什么心肌梗塞呢?这事可真有点邪了。
     打李嫂死后,再也没人敢逗豆娃喊自己爷啊叔啊婶啊什么的了。连豆娃娘支使他去邻家借东西,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说,去你二大娘家,去你三爷爷家,而是说,豆娃,去赵蛋子家借把镐头来;豆娃,去李苗苗家把咱家的簸箕拿回来。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34:4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9-10-31 22:07 编辑

第二章  地下的宝贝


豆娃的预言开始应验了。他那句著名的:“多省点粮,明年会死很多人,饿死。”曾被多少人当成疯话、笑话,可真到了“明年”,大家伙再也笑不出来了。豆娃的“明年”,是1960年。这一年,北方大旱,南方大涝,全国大范围受灾,天灾人祸,饿死无数。当村子里饿死第十个人的时候,人们想起了豆娃的疯话,都说,这娃子,还是个神娃子咧。

不久,豆娃又神了一次。豆娃爹是村里的牛倌,伺候着队里宝贵的三只耕牛。那天豆娃爹把牛牵到坡上,让牛在路边吃草,他自顾在树下的青石板子上仰倒了,草帽盖了脸,不一会就鼾声如雷。醒来时,三只牛不见了。豆娃爹满山遍野的找,跑断了腿,喊哑了喉咙,只找回了两只。那只怀了孕的大母牛无影无踪。豆娃爹急了。这三只牛可是队里的命根子,何况还是怀了犊子的母牛。村民们全体出动,山上、山下地毯似大搜索,却连根牛毛也没找到。

焦头烂额之际,豆娃开口了,吐了仨字:“柳树林。”

村外柳树林里,那只大母牛正啃树皮。

“这娃子,还真神咧。”

“豆娃,你咋知道在柳树林里呢?”

豆娃一声不吭了。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,方圆百里都知道牛头村出了个能掐会算的神娃子。豆娃家开始变热闹了,丢了鸡的、家里有病人的,想出门的,甚至红白喜事的,都来找豆娃问卦。


一日,豆娃坐在地头上,听歇工的村民们拉呱,他忽然迸出四个字:“地下,有宝。”

“啥?”

“地下,有宝。”豆娃重复了一句。

“啥宝?”人们都伸长了脖子。

豆娃说:“很大、很大、很大。”

“在哪儿?”人们污浊的眼珠子开始放亮了。

豆娃不说话了。村民们呼啦一下围过来,追着问:“啥宝啊?埋在哪儿?” “到底啥呀?”

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但不管人们怎么问,豆娃就是一声不吭了。


几百口子人开始行动了。家家户户都在挖,到处挖。挖得田里地里、林子里、河沿、村里村外到处都是坑。除了挖出几块大石头,几块朽烂的棺材板子,一无所获。村民们不甘心,没事就到豆娃家坐坐,有的干脆就跟着他。问得紧了,豆娃憋出一句:“很深、很深、很深。”

村民们又往深处挖,一米、三米、五米,挖的坑里冒了水,也只挖出些烂泥巴。

有的村民去找赵瘸子了。赵瘸子拿着罗盘,一瘸一拐地领着一伙人去了山东边的沙河地。沙河早已干涸,荒漠漠一片滩涂,杂草丛生。赵瘸子观望了一会,手指掐了一掐,边走边口内念念有词:天有三奇,地有六仪,精灵古怪,故杰伏尸, 黄沙赤土,瓦砾坟基,方黄百步,随针见之。忽然在一处止步,用他那条短了一截的残腿,在沙土地下画了个圈,然后用脚尖点了点地,说,明天午时,从这儿开始挖。
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38:29 |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快点发,等着看哩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41:23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9 于 2012-11-28 13:47 编辑

挖到几米深的时候,不知谁的铁锨碰到了个硬东西,铲掉沙土一看,是个铁疙瘩。顺着铁疙瘩挖过去,有人喊了起来:“是把剑。”

“这么长的剑啊。”

这剑到底有多长?说出来都难以置信,有七米多长,重达3000多斤。三十多个壮劳力一起用了蛮力,才把它搬了上来。人们蹲在这个庞然巨剑前,兴奋不已。有人说:快去把赵瘸子请来。

赵瘸子来了,一见宝剑,先捋着胡子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俯下身仔细地查看着,但见这剑,吞口为一怒目横眉的怪兽头,赵瘸子说,此兽为龙之二子‘睚眦’, 因性格凶猛好斗,故古人多用它做兵器上的装饰。再看剑柄,似铸有图案以及铭文,但因锈蚀严重,已无法辨认了。

赵瘸子说:“呀,此乃大禹治水所用的镇水宝剑是也。”

人们发出一阵惊叹之声。有人问,大禹治水的宝剑,怎到了咱这儿?赵瘸子说,尔等可别小瞧了咱这地儿,别小瞧了咱这小山头。几千年前,那可是黄帝所居,轩辕之丘。有道是,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史书《左传》中曾记载:“少皞氏有四叔,……嗯。。。这个。。。世不失职,遂济穷桑。”这‘穷桑’地就在鲁北,就是指的咱这地儿。孔子、孟子、曾子等诸圣都曾在此讲学,大诗仙李白曾寓家在此。大书法家颜真卿,亦出在咱这地儿。风水宝地,钟灵毓秀,灵光生辉,天下万物,自然意欲所归。这宝剑,乃神物,飞天,可如青龙穿云,入地,可如黑蛇钻泥。此剑能降龙伏虎,辟邪镇妖。百世难能一见,大福啊。各位,请随我拜上三拜。”

消息像长了腿,霎时传开了。下午,县文物办的同志开来一辆大卡车,将剑拉走了。

赵瘸子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,叹息着说了一句:“神物重见天日,怕是要出妖孽了。”

人们惊恐不定,纷纷问什么妖孽,如何是好?赵瘸子神色凝重,摇摇头,叹息着,一瘸一拐地走了。


小说中的这把神剑,现藏于兖州博物馆,公元17172月,由当时的兖州知府金一凤铸造的


1314156301.jpg


天下第一剑.jpg




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

发表于 2012-11-28 11:42:50 |显示全部楼层

人们又去问豆娃。

豆娃说,地下,有宝。

人们告诉他,宝已经挖出来了,是把剑。

豆娃摇头,不是。

“不是那把宝剑?那你说,是啥?地下还有啥宝贝?”

豆娃说:“很大、很大,很深、很深。”

“那到底是啥呀?”这话人们听得次数太多了,耳朵长茧了,也有点不耐烦了。

豆娃不说话了。

人们已经不敢再挖了,也渐渐失去了耐心。但宝物的影子,像一个神奇的幻影,始终缠绕在人们的心头之上,给被备受苦难折磨的穷苦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和希望。村民们闲聊时,聊着聊着,话题就会从猪啊牛啊羊啊,东家土豆西家蒜上,跑到神剑上,跑到妖孽上,最后跑到宝物上。

到底是个啥妖孽啊?到底是个啥宝啊?

围绕着这个无形的宝物,村民们演绎出了几个生动的传说。有人说古时候村里出过一个大官,家财万贯,后来犯了事,赶在朝廷抄家之前,把家里最值钱的财宝都埋到了地下。细数村子里的几百户人家,数来数去,就赵蛋子的娘娘家祖上出过一个县太爷,赵蛋子的娘娘家就在邻庄,那庄里有一大半人都是县太爷的后裔,那县太爷官场最得意的时候,在村子里建了一个偌大的庄园,传说有三百多间房屋,是按八卦图设计的,盗贼进入,如进迷宫,往往转不出而被捉。后来家道败落,到解放前已残败不堪。解放后,又拆除了一大部分,如今仅剩两座残破的阁楼了。赵蛋子的爹娘听了这个传说,理所当然地把这个虚传的宝物据为己有了。村民们不干了,又换了一种说法,说从前有一队镖局给人护商,途径村子时,被一伙土匪包围了,情急之下把宝贝埋到了地下,护镖的好汉被土匪杀光了,宝贝从此下落不明。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认可。之后,大家开始发挥想象,编排这个神秘的宝物到底是个啥东东。有人说是一坛金子,有人说是一箱子珍珠玛瑙,还有人说是颜真卿留下的墨宝。村民们想破了头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最后大家伙都说,管他是个啥咧,反正就是个宝。

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
细雨 + 20 赞一个!

总评分: 人气 + 2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  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网站地图| 爱玉网 - 大型珠宝黄金综合网站 ( 沪ICP备11050319号 )

GMT+8, 2020-2-24 12:48 , Processed in 0.120243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回顶部
关闭

扫描下载爱玉网App

扫描关注爱玉微信